你凭什么留在北上广

2017-09-14 01:01
唐贞元年间,一日,主管大唐新闻出版工作的著作郎顾况大人正在官署里不停地批阅公文,审核来稿。这时,下属敲门进来,说门外有一十六岁的少年求见。顾大人看看下属,又看看桌上的公务,暗示不见。下属只好又结结巴巴地说:“是徐州白大人的公子。”“传进来吧。”顾大人说。少年走进来,向顾大人施了礼,恭恭敬敬地递上了自己的诗稿。顾大人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诗稿的封皮。封皮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三个字——白居易。居易?顾大人撇撇嘴,心想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能写出什么花样来,便冷着脸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别看你名字叫“居易”,京城的米不便宜,留下来可不容易啊。这话语里的戏谑成分,白居易听得明明白白,但他没有说话,还只是规矩地站在一旁。顾大人捧着白居易的诗稿,漫不经心地翻开了第一页。突然,顾大人的眼睛里亮了一下,刚才的疲惫和不耐烦的神情也一扫而光,走到白居易面前用极慈祥的语气对白居易说:“有句如此,居亦何难?老夫前言戏之耳!”能写出这样的诗句,留在长安又有何难?叔叔之前是跟你开玩笑的。之后,顾大人逢人便大赞白居易的诗,很快,少年白居易便名震京城了。让顾大人眼前一亮的那首诗便是《赋得古原草离别》。任何时候,都得凭本事说话。网友不可告非推荐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