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 力

2017-09-14 01:02
马二的儿子考上大学后,马二就一直担心儿子的前途。毕业后,儿子第一次参加县里的教师招聘考试,笔试不理想,连面试入围的资格都没有。马二一直寝食难安。今年儿子刚考了笔试,笔试成绩比第一名少了8分,比第三名多了1分。笔试入围三人,笔试成绩加上面试成绩,将淘汰一人。马二担心儿子的面试。他听说面试成绩不像笔试硬碰硬的,面试带有很大的人为因素。没有关系也得找关系,马二想。他四处奔波,最后托了不知道多少层关系,找到一个副局长,得到了一个坏消息:笔试第一名的父亲是县工商银行行长,第三名的父亲是县财政局局长。他不能告诉儿子这些消息,只对儿子说,好好准备,爸替你找个硬关系。儿子看着父亲,淡淡一笑,忙着上网,准备着材料。马二从银行取出了零存整取6年的4万元存款,又从亲戚那借了2万,凑齐6万,在一个晚上,把钱送出去后,他才一阵轻松。面试成绩出来了,儿子总成绩第一名,马二紧绷多日的脸露出了笑意,似开了花。他逢人就递烟,笑呵呵的,合不拢嘴。别人夸他的儿子有实力,他就说,他学习一直认真,在学校还是学生会主席呢。几天后,再有人夸他儿子有实力时,马二笑得有点不自然,比哭还难看。他一连几个晚上独自喝闷酒,微醉时,自言自语,6万啊,白白送人了,笔试第一名的那个人面试怎么就弃权不考了呢?网友蚊子的瘟疫推荐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