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人

2017-09-14 01:03
“下一个!”我朝门外喊。病人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挪走了进来。他艰难地坐在椅子上,喘息了许久,才对我说:“大夫,我怎么,浑身,发虚呢?脚下,总轻飘飘的,救救我吧,我才,30岁呀!”我深表同情,遂扶着自己的腰,探身仔细观察。病人表情呆滞,两手不听使唤地抖动着。尤其是,他修长苍白的右手中指,高频率地划拉着,像是,像是在划拉手机的触摸屏。他的眼神空洞,迷茫,像一团看不清、分不明的迷雾,又像是一片干涸已久的池塘。又一个手机人!这已是我今天上午接诊的第9个病人。这是一个全新的医学概念,已经由国际医学会讨论通过并备案。我熟练地给病人开了药方,建议他请假配合治疗,早日戒掉手机瘾,逐步恢复健康。病人千恩万谢,手捧药方,一步一挪向门口走去。看着他步履蹒跚的背影,我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忽然,诊室里间响起一阵悦耳的声音。病人立刻止步,马上扭转头来,右手中指亢奋地划拉着,耳朵左右晃动,灵敏地搜寻响声的位置来源。不好,我藏在里间衣橱里的手机响了。我顾不上自己腰部的疼痛,赶紧冲出座位,把病人连推带搡地弄出诊室。然后,我插上门,右手中指亢奋地颤抖着,直奔里间。那一刻,我悲哀地知道,自己的手机瘾,无可救药地犯了!网友阿猪推荐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