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推车风雨住

2017-09-14 01:18
■黎先燕最后一抹晚霞隐退,天色渐暗,起风了,几朵乌云爬过大箕山尖,向老矿区挪动,像要裂开獠牙,像要泼出水来。四幢的车库建在盘山路的中段,我和几个小伙伴在“跳房子”。“看,有人拖了一板车砖!”二幢的婵娟准备回家,看到这一幕,拉我们打赌:“你们说,他能拉得上坡吗?”“有点困难。”五幢的赵凌分析,这一拖板车的土砖估计是用来盖房子的,轮胎快要压爆了,现在是上坡路。“应该可以吧。”我说,从砖厂到这里,也有几里路,能拖到这里来,肯定能拖到家里去。据说,矿区附近要修火车路,周边的村民在加盖房子。“老爷爷家人肯定会来接他的!”我笃定地说。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暗,马路牙上的路灯亮了。“他家人怎么还不来?”婵娟问我。“拜托,我不过是猜测他家人会来帮他好不好?”我说:“要不,我们去帮帮他?”我、婵娟、赵凌很快达成共识,顺便还喊了邻居曹学军。曹学军是男孩,我们相信他能帮得上忙。拖板车的老爷爷是邻湾上先礼人,拖土砖果然是为了盖房子。老爷爷说,二小子大了,该另立门户了。曹学军力气真大,我们三人还没使劲,他把车子一推,“嘎吱”一下,板车前轮陷进马路边上的水坑里。老爷爷见状,赶紧调换“战术”,扔了几块土砖填水坑,让曹学军去撑车头,我们垫后。“1-2-3,推!”板车左右摇晃了一下,楞是不起身。“轰隆隆”,天边闪过雷电,雨落如豆。老爷爷说,你们回家吃饭吧,莫让家长等急了。曹学军不同意,哪有干活干一半的道理。我们3人面面相觑。“搬些砖下来,再推?”曹学军不服输。把砖搬下来,推车,再搬回车上,再推过小坡,我们全身湿透。仲夏的雨来得快,走得快。雨刚住,星星探出脑袋。老爷爷跟我们再三道谢:“你们快快回家吧!真是几个好娃,家教好啊!”婵娟狠狠剜了几眼曹学军。“别瞪,搞不好这新屋盖好,等你去住!”曹学军戏谑道,转身飞跑。老爷爷这一夸,我们3人美滋滋的,只有婵娟撅着嘴跑开了。多年过去,物是人非。上周的报纸上,我看到一位见义勇为的英雄也叫曹学军。
收藏